在线办公

期刊检索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期刊列表

标题: 作者: 关键词:
  • 元代杭州的穆斯林移民
  • [摘要]蒙元时代东西交通大辟,在这种背景与条件下,穆斯林大批迁入杭州。本文在详细梳理中外学者关于元代杭州穆斯林研究成果的基础上,从移民的角度出发,分析了元代穆斯林移民迁入杭州的历史背景,探讨了元代穆斯林移民的身份变化。穆斯林移民的迁入,为杭州注入了一抹不同的文化色彩,同时也显示出元代杭州这座国际性大都市接纳外来移民的开阔胸襟。
  • 马娟
  • 全文[ PDF 1847.0 KB ]2018.1(5):0-0  共有 618 人次浏览
  • “汉儿”歧视与“胡姓”赐与——论北朝的权利边界与族类边界
  • [摘要]北魏、北齐时期的“汉儿”仅指中原汉人或具有汉文化面貌的人群,并不是一个“民族”或“文化集团”的称号。中古时期,文化、政治、血统都是人们区分族类的重要标准,以文化划分族类的标准不应被过分强调。东魏北齐时期“汉儿”划分的基础主要是政治因素,而不是文化因素。其时在六镇集团中盛行的“汉儿”歧视,目的是为了强化六镇集团的族类身份边界,以维护其在政治资源分配中的特权地位。西魏北周的六镇集团通过将“胡姓”赐与汉人塑造了一个新的“国人集团”,以作为六镇鲜卑统治的军事、政治和社会基础,这与北齐的“汉儿”歧视实际上是异曲同工。权利边界和族类边界还是“胡姓”统治集团“汉化”的边界,只要以族类身份为边界的特权集团存在,其“汉化”就不可能是彻底的,并会通过加强“胡化”的手段来维护族类边界。只有当旧有的权利边界被打破,族类边界和汉化边界才有可能最终消失。
  • 苏航
  • 全文[ PDF 2879.0 KB ]2018.1(5):0-0  共有 488 人次浏览
  • 贵州水族的念鬼仪式及其文化逻辑
  • [摘要]贵州水族念鬼仪式中的物品和念词,分别体现了水族民间信仰中处理与鬼关系的两种方式,即奉养和驱赶。奉养建立并维持了水族与鬼的共生关系;驱赶则通过对作祟之鬼、反常之鬼和类鬼之人的排斥,以实现水族个体安康和社会安宁。奉养和驱赶两种不同方式同时出现在同一仪式之中,根源在于水族建构的鬼具有问题制造者和问题解决者的二元性质。在水族民间信仰中,鬼是水族社会秩序的表征,鬼的二元性对应着水族社会秩序破坏与平衡两种状态。奉养和驱赶这两种方式殊途同归,都指向了水族所追求的、在念鬼仪式中得到修复的社会秩序。
  • 张帆
  • 全文[ PDF 1916.0 KB ]2018.1(5):0-0  共有 621 人次浏览
  • 边地、边民与边界的型构:从清代湖南苗疆到民国湘西苗族
  • [摘要]清代苗疆泛指中国南方非汉族群的广大分布区域。湖南苗疆在民国时期被划入新的行政体系,成为边政体系中湘西的一部分。原为行政地名的湘西逐渐与当时的苗族产生紧密联系,被外界赋予独特的文化意涵。从清代湖南苗疆到民国的湘西行政区划,整体发展脉络印证了司科特(James C.Scott)的论述:国家行政治理的可识别性会导致社会与环境的重塑。民国时期各类能动者的论述,型构出湘西边地、边民意象,延续了苗疆的边缘性。
  • 赵树冈